5个月前 (08-20)  心情日志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时间像山涧一样慢慢流逝。一个人经历的越多,就越能真正理解“的真谛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确,时间最能消磨一切,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消失在记忆的长河中,但有些事情发生在大学,有些人接触到了。尤其是当年教我们的一些老师。

即使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去世,学生也没有和他们见面,但他们期待的眼神,机智的语言,洒脱的举止,渊博的知识,谦逊和优雅。它依然时时刻刻萦绕在我们的脑海里,它们的声音在我们耳边回响,让人难以忘怀。当时,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是著名的历史学家和中国名人的大师。这些让我仰视一生的人,有幸在我的生命中听到他们自己的教授。这不容易,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们。我很感激!没什么好报答的!写下这些话,给他们送去怀念、尊重和敬佩。

张德广先生,男。在这些老师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张德广先生。根据云南大学历史系党支部书记曾冯英为纪念张德广先生所写的一篇文章,我的同学妹妹“先生于1913年出生于湖南省游仙县的一个书香门第,四岁开始了自己的人生,父亲自学成才。1935年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他对先秦诸子百家、孔子学派的研究,深受冯友兰先生、钱穆先生的影响。

1939年毕业后,王先生决定回到战火纷飞的家乡,投身民族教育事业。抗战时期,王先生担任湖南省攸县临时中学校长,在抗战艰苦岁月中为家乡培养了大批人才。1986年1月去世后,攸县人民政府决定将其骨灰安葬在攸县第一中学(原名林县中学)校园内。”

新中国成立后,张先生一直在云南大学工作。曾任云南大学党委常委、副教务长、历史系主任,中国民主同盟云南省委常委。张德广先生支持党的领导,为人民教育事业做出了无私的贡献。在大云教书的30年里,他把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了学校和院系的建设上。他担任历史系主任31年,致力于为国家培养大批历史学家。他的许多学生都成为著名的专家、学者或教授,使云南大学历史系成为国内历史学界具有一定地位和自身特色的系。

王先生治学严谨,谦虚谨慎,德高望重,光明磊落。用现在云南民族大学著名国史专家张老师的得力弟子谢本书先生的话来说,“我和张主任接触的比较多,逐渐认识了这个好领导、好老师、一个让我信服的老师。他对工作认真负责,关心同事,放下青春,严格要求自己。他通常不怎么说话,说话不合时宜,但他言简意赅。

正是因为他的一言一行和与党的总支部的良好关系,云南大学历史系才处于繁荣的状态。老师的团结和师生之间的友谊也比较好。他当了30多年的部门负责人,没有人不服,也没有人挑战。他几乎成了云南大学历史系的永久系主任”。

他的老人一生主要从事中国思想史的教学和研究。他教几门课,主要是“中国思想史”“先秦思想史”,并亲自为这两门课编写教材。他有扎实的国学基础,擅长古文字,收藏和阅读了大量经典书籍。

他系统而广泛地研究了中国思想史,对魏晋时期的儒、道、玄学和明清时期的干家学派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在他发表的几十篇论文中,有两篇在中国学术界影响很大。在重印的名著《庄子注》时,王先生以精美的文言文将该书重印为《庄子注后记》,并对《庄子注》进行了深刻的评价。

历史启蒙教育始于大云。在我进入大学之前,我的实际文化水平只相当于初中毕业生。进入大学后,一切都感觉新鲜,对如何学好历史感到困惑。1974年,张先生60多岁,会说湖南话。当时虽然身体不太好,声音也不大,但站台上有一个应急药瓶。他弯下腰,但仍坚持给我们上课,语言生动,条理清晰。

他对孔子、孟子、老子、庄子等先秦思想家的透彻分析给了我们深刻的启示。张老师教我们如何读古文,并建议我们多背诵好文章,甚至成语。我们下去后,按照老师的方法,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老人发现后高兴地说:“只要你肯努力,总会有效果的。”

作为部门领导,张先生总是关心我们的日常生活。有一件事让我们印象深刻。记得1975年,在云南楚雄的万家坝发现了春秋战国时期的古墓葬。结合我们对考古知识的学习和理解的难得机会。云南大学历史系师生结合社会活动,与省文物队专家一同前往学习。全班由张老师带领。

在生活中,张先生照顾得很好。那时候我们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大家集体吃饭,尤其是男同学,吃的多了很多,半个月后吃的比计划的多。当时是计划供应,大家的口粮有限,不能都吃米饭,只能吃玉米面之类的粗粮。由于我们50人的配给量超过了计划,没有办法。为了让我们吃饱,张先生积极与当地有关部门协调,增加了一些大米和粗粮。

该部门还投入了一定的补贴。它帮助我们度过了难关。那次活动后,在省考古队的耐心指导下,我们不仅学习了丰富的现场考古知识,还学习了“勘探方法”的编织,“生熟土”的编织,通过墓葬的痕迹分析了当时的社会生产力。同时,我也和张老师等老师产生了深厚的感情。至今仍难以忘记历史系“负责人”。

方国瑜先生,国史大师,男。当代著名社会科学家、教育家,九三学社社员。云南省丽江市古城区五一街。1929年秋以后,他在钱、章太炎、刘半农、、马叔平、陈垣、梁启超、、方逵李等人的指导下,研究音韵、训诂、目录、校勘、名物、金石学、史地、语言等。

毕业后一直在史静大学研究院、民国私立大学、洛阳师范学院、云南大学历史系从事教学研究工作。历任云南省总志馆编辑、教授、系主任、文法学院院长、编辑、审稿人、续编员,云南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省博物馆筹备委员会副主任,云南民族研究所副所长,云南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组副组长,九三学社云南工作委员会副主任。

回顾过去的20世纪,毫不夸张地说,方国瑜无疑是20世纪云南最伟大的民族史学家。他以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实事求是的态度、艰苦奋斗的精神,在中国民族史、中国西南边疆史、云南史料目录、东巴文化等方面取得了突出成就。

方国瑜是云南学术界挑战所谓歪曲历史的西方学者的先驱。19世纪末20世纪初,英法帝国主义先后侵略缅甸、印度、芷娜、越南、老挝、柬埔寨,企图进一步侵略云南边疆。一些西方“东方学家”对中国西南的历史表现出特殊的兴趣。他们打着科学研究的幌子,千方百计搜集中国西南边疆的历史地理资料,歪曲历史,伪造史实,睁眼看侵略政策,从事分裂中国的活动。

把南诏说成是泰国人民建立的国家,是西方学者分裂中国西南最卑劣的例子。他们精心编造了一条泰国早期历史的线索,为西方殖民主义入侵云南创造了历史基础“,产生了恶劣影响。方国瑜是第一个挑战西方学术界的人。1936年,他在《史燚报》发表《人与》,令人信服,一丝不苟,用史实有力地揭穿了西方汉学家编造的谎言。方国瑜的论点自1950年以来被学术界广泛接受。

就连西方和有关国家也不同程度地改变了看法,接受了这种观点。1981年,一位年轻的美国学者在剑桥大学出版了《南诏国与唐朝西南边疆》一书,该书也认为没有理由坚持南诏是泰国王国的理论。相反,有更多的数据表明,我们应该摒弃过时的错误等式,即南诏等于泰王国。

在英法帝国主义觊觎云南、民族危机日益严重的关头,方国瑜毅然改变研究方向,研究云南的历史和地点。他始终以学术为武器,为维护祖国统一、反对侵略而奋斗。早在20世纪30年代,方国瑜就率先抨击法国汉学家培里奥特关于歪曲云贵历史的谬论,并以无可辩驳的史实声讨他的谗言,证明云南早在公元前109年就属于中国汉朝。20世纪70年代初,一些国家重播了伯里奥特的老调,方国瑜冒着上书中央的风险揭露自己的狼性野心,为中国的外交工作提供了重要的历史依据,为反对霸权主义做出了巨大贡献。

20世纪30年代至80年代,方国瑜在云南历史研究领域孜孜不倦,开拓进取。他是云南地方史、西南民族史和西南边疆历史地理的不懈开拓者和勤奋奠基人。著有《云南史料目录总览》《中国西南历史地理考辨》《彝史稿》《汉晋国史》《云南史论集》《滇西抗战》《方国舆文选》等大量传世著作。著名历史学家徐中书教授称他为“华南大师、云南历史巨人赵”。

1975年,方老先生已经72岁了,还承担了我们专题课的教学任务。另一位老先生印象最深的是历史系几百平米的资料阅览室。书柜里的书大部分都是方老的作品,真的是别人望尘莫及。“华南首屈一指的大师,云南的历史巨人赵”当之无愧。每次专题课开始,上百名师生(其中有些是他的学生)挤得水泄不通,听着老先生的史实,借鉴着,用简单的方式讲解着,掌握了心中广博的知识,真的就像一顿丰富的知识大餐,嚼得那么有滋有味,甜甜的,让人不想离开。

听大家的讲座,不仅仅是学习历史知识,更是洗脑,享受灵魂中的美好。当时我们觉得一个70岁的老人,一句话也没说,史实如此清晰,分析如此有条理,是名副其实的云南国史大师!它是云南人的骄傲和国宝。

游忠教授,男,云南宣威人,中国民族史硕士,中国民族史博士生导师。1954年毕业于云南大学历史系,留校任教。他是方国瑜先生的第二代学生。他秉承深厚的学术传统,毕生致力于地方史和民族史的研究,研究范围涵盖了地方史、地方沿革史、云南民族史、西南民族史乃至中华民族发展史,其中民族史研究成果最为丰硕和辉煌,成为中国民族史研究领域的巨人。

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教授少数民族文学等课程。1986年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为中国民族史博士生导师。从1983年到2000年,培训了20多名硕士和14名博士。他还指导了美国、日本和其他国家的许多研究生。

直写是历史传统,也是做人的原则,尤其是在中国。他在中国民族历史领域努力工作,努力教书。“一个教了一辈子书的老师,吃了半个世纪的粉笔灰,写了八本教材。”这是你对自己的总结。游教授教我们的时候还不到50岁,但那时候他已经是领导云南民族历史的专家人物了。他背大背头,说云南宣威方言。他说话很快,滔滔不绝,喜欢看教室的天花板。

语言如此流畅,史实如此娴熟。这些吉祥的史料和云南各民族的来龙去脉,全一是如何把它们记在心里的。太不可思议了!因为说话的速度,我们有时候会对自己所听的云山感到困惑,但下来看他亲自为我们写的讲义,都是书中的初衷。无论是游先生的背作好,还是他的记忆力惊人,突然让我想起了当代著名作家姚写历史小说《李自成》的一幕。

明末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1644年4月25日,李自成率军进入北京内城。崇祯皇帝命令后宫嫔妃自杀后,和太监王承恩一起逃到了景山公园,然后她们相继上吊自杀。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由汉人建立的大一统王朝被摧毁了。在中国历史上,农民起义推翻暴政,建立新王朝是很正常的。

此时李自成手握重兵,占据了明朝的权力中心和广大的北方地区。政权更迭似乎已经板上钉钉。然而,在如此好的情况下,李自成只占领了北京42天,然后带着它的军队徒劳地离开了。39岁突然死在荒郊野外,真让人难过。

姚在《李自成》中写战争场面时,首先用嘴口述了《李自成》中战争场面事件的复杂情节过程,然后写成文字。而我们的尤老师,就像姚一样,通过他的嘴复述他已经熟悉的过程。太神奇了!

王嵎生老师,男,标准的天津本地人,上课普通话甜美纯正,口齿伶俐,好听,有魅力。他是隋唐史的研究生。王先生的课最大的吸引力是精彩的表演。记得有个活动叫“教与学的评价”。他经常去学生那里反馈他上课的效果。不断进步,他在这次活动中得分最高。受到学生的青睐。

王老师的课让历史成为学生们最喜欢的故事。跌宕起伏的故事穿插在复杂的历史进程中,让我们听得入迷,走火入魔!佩服!王老师教我们学历史,我至今记忆犹新:古汉语是学历史的一把钥匙。只有掌握了这把钥匙,才能打开历史殿堂的大门,在浩瀚的历史海洋中驰骋。王老师和他的学生关系很好。课后,学生们经常去他在大云的家。整天忙于教学,宿舍里堆满了历史书。

生活没法打理,乱七八糟,有点邋遢。正因如此,王先生能和他的爱人——医学院的老师——交谈,是一种享受。我记得另一个教我们世界历史的男老师。我记不起他的名字了。我只知道他是研究印度“种姓制度”的专家学者。他的讲座精彩而幽默。胖乎乎的身材。冬天,我每天都穿着皮袍,头上戴着帽子。

他喜欢吃油条。他每天在路边摊喝豆浆,吃油条。完了,用右手抹了一口油,顺手又抹在他腰间的口袋里,过了好一会儿,口袋锃亮锃亮,成了他的标志。一直以来,我们都不太在意这些老师的生活细节。在我们心中,他们渊博的知识永远是高大的!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珍藏在我们心中!值得铭记。

吴继德、左文华、董梦雄、马和一个不记得名字的写作老师。这些当时教我们世界史的男老师,就是吴继德和左文华。吴老师在课堂上很有特色。在我们进入教室之前,他已经在教室的黑板上仔细地画好了讲课的世界地图。仔细、仔细、生动地勾勒。作为一个四川重庆人,他说话幽默甚至可笑,所以上课站累了,干脆坐在他面前的桌子上。翘着二郎腿给大家讲课。

上课的表现比较随意。是因为他曾经是重庆日报的记者吗?不知道。然而他的课精彩,图文并茂,无人能比。当他谈到“二战”德国法西斯希特勒的内容时,他的表情很严肃,眼睛很深,凹陷很深,那个瓷砖发型就像希特勒的样子。混合场景很有趣。它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左文华老师的课采用情境教学法。古代世界史的研究相对枯燥,尤其是时空概念难以建立。

左老师尽力了。比如世界历史的开端,埃及金字塔的历史。他是这样叙述的:“现在我就带大家去埃及金字塔,去那里观光,进入金字塔,了解埃及的古代文明(其实他在研究世界史的时候,就已经参观过这些文明的发源地了)”这样描述比讲干半天要好得多。等等。董梦雄老师和那个不记得名字的老师在教我们的写作课。董老师的讲座是关于逻辑的。上大学之前不知道什么叫逻辑。对此一无所知。

然而,在董老师的指导下,我们对这门课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董老师流利的板书、吱吱的字、帅气的字特别引人注目。他用简单的语言解释了深刻的逻辑知识。演绎、推理、同一性、矛盾律、排中律、充分理由律等等,都被他生动地描述了出来。太有意思了!课堂上做了很多笔记。记不住名字的老师主要是在作文课上批改我们的作文。请记住,分配给我们的第一篇作文是给我们印象最深的事情之一。

拿到题目后,我尽力去想。我花了很多时间写一篇文章。主要内容是我刚参加铁路工作,一千多字的作文,老师给我写了近400字的批语,红墨水的笔写满了大半页,每个字的用法都很详细。记得刚参加铁路工作的时候。我称之为“刚性方法”。老师在批语里写了:“这是你们铁路的行话,我们听不懂!”.这是第一篇作文,全班50个人写的,把他变成了一个黑暗的地方,头疼脑涨。

以至于他在课堂上说:“批改作文就像得了重病!”我清楚地记得那天老师上课没精打采,看起来相当疲惫。虽然他的脸被刮得干干净净,但他的脸变蓝了,失去了光泽,这与他平时的班级不同。从他讲话的语气中,我们心想,老师昨晚熬夜复习作文,好累。

他工作太努力了!他对我们真的很负责,并且全身心地投入其中。有这样的写作老师指导我们,真是我们的福气。马老师是我们的古汉语老师。戴着一副高倍近视眼镜,手里的讲义在课堂上几乎贴在马老师的脸上。好像眼睛近视了。每次上课,马老师都把古文讲得活灵活现,逐字逐句地分析讲解。

并悉心指导我们做注解,受益匪浅。尤其是他的粉笔字堪比黑板上的毛笔书法。横、折、钩、举、撇、压汉字都像宣纸上的精美书法!马先生因为书法优美,获得了省书法奖。马老师家住昆明明太祖驾崩的华山西路“逼坡”。班上的几个学生经常被邀请去参观他的家。随和的马老师在课堂上失去了严肃的面孔。屋里的家具简单大方,屋内的古籍文献是他一生的财富。

还有一个不属于历史系的公共政治老师沈有龙。他是政治系的老师,给我们上公共课。当时,政治系和历史系在一个大教室里一起上哲学课。但是沈先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的印象是,他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对说实话和批评当前的弊端很敏感。记得当时哲学课的内容是学习马列主义原著。《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是我们最初的研究。这只是恩格斯原著的几十页。这篇著名的文章深刻地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创立过程,沈先生讲了二十年。

沈老师在课堂上的分析是有道理的。简单来说。原理在原著中设定,板书认真细致。它有趣、有趣、生动、易懂。——黑格尔是辩证法的创始人,但他是半唯物主义,上半是唯物主义,下半是唯心主义。马克思批判地继承了黑格尔辩证法的理性内核“ ”。他创立了自己的唯物主义哲学理论。不像费尔巴哈倒洗澡水,是和宝宝一起倒出来的。多么生动的语言。我记忆深刻,永远不会忘记!

由于篇幅所限,有几位老师教过我们,比如明清时期的,中国近代史上的罗冰莹,中国古代史上的,作为世界史参事的李嘉彬,党史上的尹。他们都为我们的学习付出了努力。还有当时没有给我们上课的年轻有才华的历史学家谢本书、历史学家李维、蒋英。他们都是我们非常尊敬的专家和教授。这里就不一一描述了。

最后我想说的是,写完这篇回忆大学老师的短文,回去想了想,总觉得有问题。这篇文章产生了微弱的心理压力和恐惧。我一直在心里想,我觉得写小学老师和中学老师的回忆就可以了。毕竟和他们一样,当了几十年老师,经历、工作环境、结局都是一样的,可以理解。但是,把自己写成大学的好老师、好朋友,就像学生坐在教室里上课,在讲台上批评自己的老师一样,是不合理的。

更何况方国瑜、李伟这样的名人,在云南乃至全国都是云南历史的知识大鳄和巨人。他们是我们评论的对象吗?从知识的角度来说,他们中的一些人虽然古老,但现在已经是学者中的大师了,可以用一个知识浅薄的学生来比较和评价他们吗?

它们身上的学术光芒照亮了云南的高山、沟壑、森林和草原。学生只能仰望高山,期待照亮心灵的光芒万丈的学术之光,不断品尝学术之光洒下的甘露,滋养自己一贫如洗的大脑。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它是著名艺术家的沃土,是历史的摇篮,是求知的原点。限于这种心理压力。想着,我来不及写了。简单地说,让我们这样做!抛开威望和知识不谈,他们是对我影响很大的人,是在知识殿堂门口引领我的人。

而作为一个普通人;作为一直相互联系的导师和朋友;作为每天在课堂上亲自传授知识的老师和朋友;作为一个和我们朝夕相处了几年的好大学老师,为什么不值得学生们的回忆、怀念和尊重呢?仅此而已!带着这份自信,摆脱那种心理,主动出击,跌跌撞撞,大胆地写下这篇不合适的文字,只希望老师看到冷,批评,改正。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shen-hui.com/79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