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26)  原创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第一次从我最好的朋友那里了解到抑郁症。虽然我们认识很多年了,但是当我知道她有这个病的时候,我们都是大二的学生。

[/h/

大二的一个周末,他突然跟我说家里有事,想退学。后来,很多朋友都不知道他的家人怎么样了。他请了一年半的假,我们唯一的消息就是QQ。

[/h/

这也是你今天经常对他说的话。不知道哪天晚上他会回复。

[/h/

当他再次回来时,他太胖了,我们认不出来。

[/h/

但回来是件好事。他对之前发生的事情只字未提,我们也尽量不去问。

[/h/

高二那年,他告诉我,那一年,他一直在和抑郁症做斗争,很多次都忍不下去了,但他妈妈一直陪着他。

[/h/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一个抑郁症患者。在此之前,我从没想过他看起来最没心没肺,原来是我们中间最想离开的那个。

[/h/

每次他说起那些生病的日子,我只能安慰他,我理解你,一切都会好的。

[/h/

好在朋友有所进步,交了一个很好很开朗的女朋友,但他说起往事,我却忘不了心里的起伏。

[/h/

别人心中的火山是熄灭了,还是喷发了,对于经过他生命的人来说,很难知道。充其量,我们只能看到一团呛人的烟雾。

[/h/

鲁迅在《小杂感》中写道:

[/h/

楼下的一个人快病死了。隔壁家在唱留声机。河里船上的一个女人在为她死去的母亲哭泣。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很吵。

[/h/

在第三期《我是歌手》中,一向阳光、爱笑的罗伊抑制不住内心波动的情绪,几次低下头,用尽全身力气哽咽才唱完那句“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共情”。

[/h/

作为娱乐圈的后起之秀,我们只能看到他身上闪光的部分,但几乎没有人能知道他背后的压力和艰辛。

[/h/

大多数人只关心你最终的成功,却很少关心你一路上所有的悲伤和奉献。

[/h/

朴树曾经在一档综艺节目《大事说》的直播中演唱过李叔同的《永别》。唱到一半,他突然哽咽,说不出话来,表情痛苦。最后,他抑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仿佛用尽全身力气唱完了这首歌。

[/h/

  小孩子的世界,想笑就能笑,想哭就能哭,可是成年人的世界,连

朴树崩溃大哭: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感同身受”
在孩子的世界里,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但在大人的世界里,甚至

一个崩溃的机会都没有,多少人都是默默咽下了所有苦楚,等到空无一人的时候,才敢放声大哭。

蒲姝曾说:“有时候,生活就像炼狱,特别艰难,但在音乐中,即使唱最悲伤的歌也是过瘾的。”

[/h/

说起朴树,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加在他身上,这就简单了。即使他已经到了中年,他仍然是大家心目中那个单纯的少年。

[/h/

在最火热的年代,他的作品给无数年轻人带来了温暖,但在最开始的时候,倔强的青少年为了生活不得不改变自己。

[/h/

朋友越来越多,但真正能感受到你喜怒哀乐的却很少。

[/h/

事实上,世界上根本没有同理心这回事。人们不知道不打针有多痛。

[/h/

很多时候,你只能自救。

[/h/

但是我没办法。这就是生活。

[/h/

生活推着我们前进,我们只是不断前进。也许如果我们忍耐,一切都会变好。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shen-hui.com/89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