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说再见|发稿人:荆风

不敢说再见|发稿人:荆风

7个月前 (06-28) 浏览: 0 评论: 0

不知不觉,高中毕业十几年过去了。毕业后,我们分道扬镳,结婚了。转过身来,才发现老同学的记忆早已被岁月封存在一个尘封的角落里。那时候手机还没有现在这么普遍,大部分老同学已经很多年没联系了。于是,一些热心的同学充当了群主,引领QQ群、微信群的形成。你传我我传他是为了拉拢大家,希望随时挽回失去的时间。 平时,我们没有时间互相联系。只有春节回老家,才有可能相聚。相聚也很匆忙,那些被拐“ &rd

再到石家庄、网络写手:张倚尘

再到石家庄、网络写手:张倚尘

7个月前 (06-28) 浏览: 0 评论: 0

我五六年没去过石家庄了。我和这个城市关系密切。从学画到带学生去省联考,我已经记不清往返过多少次了。 承德离石家庄有1000多英里。我坐在车上总会想:在古代,大概应该算是长途跋涉吧。真的不知道步行或者骑马要多久?我一路睡,或者住在孤村里的船、车、马、野店,各种众生。应该是什么样的风景?现代人一想起古人总有浪漫的情怀,一路上的艰辛都被虚掩了,只想着随风飘动。 这次去石家庄看望在石家庄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

茄子不笑;创作:石悦

茄子不笑;创作:石悦

7个月前 (06-28) 浏览: 0 评论: 0

那天,齐杰建议我们拍一张合影,所有人都围了过来。谁喊“茄子”,手机点开“ ”。照片自然光鲜,大家都笑,我却一本正经,糟蹋风景。不是不愿意笑,而是笑不出来。我很清楚,和一个年轻人在一起,我失去了年龄优势,面部肌肉变得僵硬,笑神经开始萎缩。“茄子”不能给我发布搞笑功能。 走出酒店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城市的灯光依旧像以前一样晃动模

独留一丝牵挂断一生无缘:学者:夜丶好冷[文集]

独留一丝牵挂断一生无缘:学者:夜丶好冷[文集]

7个月前 (06-27) 浏览: 1 评论: 0

似乎总有一种无法控制的痛苦。有些伤疤,抓伤在手上,愈合后就成了过去的事。有些伤疤是划在心里的,即使轻轻划,也会留在心里。有的人近在咫尺,却一辈子也走不开!有些人离得很远,却舍不得放弃。生活中,似乎总有一种无法控制的痛苦。有些遗憾注定要承受一辈子。生活中,总有一些美好的情感瓷片围绕在我们身边,但残留的痕迹留在岁月里。蓦然回首,一震…… 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时刻,在夜深人静的

四月素描:创作人:艳子

四月素描:创作人:艳子

7个月前 (06-27) 浏览: 2 评论: 0

我是个慢热的人,四月的那些事,直到今天才写出来。 四月,像小孩子的脸,阴云密布,变幻莫测。一旦开心了,就让人穿半袖衬衫,蕾丝裙子;瞬间变了脸,让人穿上毛衣和小棉袄。房间里停止了温暖,却又冷又冷,什么都不想做。多变的天气让这个诗意的春天更加寒冷无助,也让人越说越笑。 四月,等着各种花开,追着花的影子,拍摄,写作,好像很忙。就像两姐妹说的,花儿看腻了我们。可见,在追逐花开花落的时候,有比我更相爱的人。

爸爸去哪儿的经典台词(经典对白)写文,张平

爸爸去哪儿的经典台词(经典对白)写文,张平

7个月前 (06-26) 浏览: 0 评论: 0

随着“爸爸去哪儿”的流行,可以说在全民中产生了很大的反响。那些可爱的父子,或者父女,成了我们饭后的聊天内容。不缺笑点和情感。更重要的是这个节目触动了我们看似很深的感情——亲情。每个家庭的相处模式可能不一样,但是没有人可以倾诉,怎么才能更和谐的相处,和父母肆无忌惮的谈天说地而不感到孤独呢?我们可能忽略了这个问题。节目中的孩子们和父亲们似乎在努力表达他们

初进县城,来源网友:王清铭

初进县城,来源网友:王清铭

7个月前 (06-16) 浏览: 0 评论: 0

对县城的向往可能始于我们注意到称呼母亲的不同。邻居玩伴的父亲在小学当老师,母亲在家当农民。我们叫妈妈“阿姨”玩伴叫他妈妈“妈妈”,这是我们在露天电影里听到的新词。我们纳闷,玩伴的妈妈跟我妈一样粗心,脸跟我一样黑。我和我的玩伴都是小解尿浑的孩子。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我问我妈,她跟我说她们家吃“路透”(工作)。于是我就想,县城大概

坍塌的边缘、网友:妩月静昕

坍塌的边缘、网友:妩月静昕

7个月前 (06-16) 浏览: 0 评论: 0

我突然控制不住地哭了,眼泪顺着脸颊流到桌面。 十几年来,我们彼此跌宕起伏,喜怒哀乐,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业和失败。我们走到了今天。我不知道我们能否一起走过明天。 没有爱,就没有牵挂,也就没有对对方的牵挂。女人就像一棵孤独的草,没有一棵大树遮风挡雨,从里到外都显得荒凉。尤其是人到中年,所有的希望都会变成泡沫,甚至连支撑自己生活的勇气都会丧失。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理解很多中年女性的辛酸,尤其是中年离婚的

等待作文;momokanishina

等待作文;momokanishina

7个月前 (06-15) 浏览: 0 评论: 0

学会等待 文本/王永青 等待是一个奇妙的过程,生孩子的母亲等待孩子的第一声啼哭;毛虫等待羽化成蝴蝶;相亲时相爱的情侣等待对方出现;浪漫派诗人期待“春暖花开”…… 等待是一种可贵的坚持。有人问德川家康:“布谷鸟不哭,但听它。我能怎么做呢?”德川家康的答案是:“等它啼。”大仲马在《基督山伯爵》中写道:&

梦醒时分,笔者:田倩

梦醒时分,笔者:田倩

7个月前 (06-12) 浏览: 1 评论: 0

醒来的时候脑袋空空的,换了个姿势继续躺着。可能是因为下午睡觉的缘故吧,总觉得不舒服。这时手机响了,迷迷糊糊盯着屏幕,滑右接听,鼻子酸酸的,打招呼前还流着泪,扯着被子躲在床上,怀里拖着远方,努力让电话那头的声音保持平静。 嗯!远处是一只小象。丰富多彩,比我更生动。 花时间发呆,直到白纸黑字想出来。现实中醒来,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次次自我安慰。 总觉得在阳光明媚的下午,自己离家太久了。每次意识到,都会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