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家在画图中|网络写手:方卿

原来家在画图中|网络写手:方卿

7个月前 (06-12) 浏览: 1 评论: 0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带着朋友爬上了“五岳朝天”的山,回头看了看我出生长大的地方——,青龙县碧痕镇东风村。吸引我眼球的照片太美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里俯瞰东风村,青兴高速钻出陈雨头隧道,敲开了村里万亩茶园的绿色;再加上贯穿十六组的水泥系列道路,这种巨大的荷叶“ ”脉络清晰,路径分明。 在南方,一系列几十座青山围绕着50

北京,北京、小编:风夜成冰

北京,北京、小编:风夜成冰

7个月前 (06-12) 浏览: 0 评论: 0

我在这个陌生的古城里爬行,有雨,有静夜,有凉风。 窗外,可以看到路灯的地方,一条小路蜿蜒而上。 这是古老的紫禁城,那里的水被木屐打湿了,可以在宫娥的绣花鞋下生存。 陌生的旅程很长,找不到路。冷条上全是海棠。 脆皮风冷爷依旧是老样子,很难追溯到旧经。北岸的灯光铺天盖地,打湿了我的窗帘。那是旺燃之后的余焰,燃烧着紫罗兰的香,在我的窗前具体化了。 北京,北京。 雨后,阴沉的夜空笼罩着云雾,人们提着灯笼走

一个茶友创作者:阳莉

一个茶友创作者:阳莉

7个月前 (06-10) 浏览: 2 评论: 0

“灵山曹玲湿,香喷喷的肌粉洗的不均匀。明月来投玉钏子,清风吹拂吴。要知道冰雪有一颗善良的心,而不是新的奶油。弹小诗不要笑,总像个美女。”苏轼关于茶的诗把我们描写成仙境般的茶山,精神上的草叶般的茶芽,仙女般的采茶人。 她是一个爱茶如命的女人。我不认识她,只是因为在朋友聚会上认识的。 烧开水,烫杯,泡茶,将茶倒入漏茶的公平杯,将漏茶的从功夫杯中取出,将茶倒入杯中,续水&hell

关于旅行的作文,軟糖酱少女

关于旅行的作文,軟糖酱少女

7个月前 (06-10) 浏览: 0 评论: 0

难忘的旅行 正文/孙启彦 十一期间,我和爸妈开车去陕西玩。 我们先去了宝鸡青铜博物馆,那里有西周流传下来的青铜器,上面刻着许多栩栩如生的动物,令人叹为观止。古人真聪明!接下来,我们去了Xi,惠民街上挤满了人,有各种各样的小吃和琳琅满目的商品。我最感兴趣的是在古城墙上骑双人自行车。我父亲骑在前面,我踩在后面。我们上山,下山,骑得快又慢,尽情享受。 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兵马俑,据说是七个农民打井时发现的

秋天的枣树,笔者:春在拂晓

秋天的枣树,笔者:春在拂晓

7个月前 (06-10) 浏览: 0 评论: 0

说到秋天,人们总是联想到收获。 记得70年代的时候,我和几个曾经一起玩的同学一起去农村,是受住在农村的李同学的邀请去的。 但是我去过N次农村,其中有一次是去当农民读书,了解到在农村种粮不容易。以前农民种粮的时候很少施任何化肥,而是用人粪、猪粪或牛粪作为化肥。种在田里的粮食还能留着来年播种的种子。现在不行了。农民要买种子,因为现在收获后不能留着种子,种子被垄断了。经过多年的努力,农民无法摆脱种子公司

伟大的树木,作家:钟百超

伟大的树木,作家:钟百超

8个月前 (06-08) 浏览: 2 评论: 0

大自然神奇而伟大。例如,树木受伤时可以自我愈合和自我修复。 在城市的街道上,我经常看到一些有大大小小疤痕的树;有的痊愈了,有的还在结痂;愈合形成包,像肉瘤,未愈合部分凹陷,像漩涡,露出树体;暴露部分过大或长时间无法愈合,白蚁就会在里面筑巢,树活不长。因此,所有的树木都必须尽快修复疤痕,以确保它们的健康生长。 住在城市里,我们喜欢绿荫和美丽的风景。但由于乡土树种少,城市绿化用的树木基本都是迁移过来的

静静的记录,也是静静地记得笔者:文小豪

静静的记录,也是静静地记得笔者:文小豪

8个月前 (06-07) 浏览: 2 评论: 0

一旦丢失的东西被找到,他们似乎不愿意再丢失了。所以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在电脑屏幕前,享受这段独特的时光。 写日期的时候不得不感叹,时间真的过得很匆忙。在我能和你站在一条既定的轨道上之前,你已经匆匆走了很远,就像前两年一样。你今天还是老样子。记得假期经常反省自己,大学这两年没事干。从现实的角度来说,我可以说一无所获。此刻,你还会沿着前面的轨迹走下去吗?我觉得我的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但是在我已经习惯的赛道

转眼秋近,却又闲置,发稿人:似水若烟儿

转眼秋近,却又闲置,发稿人:似水若烟儿

8个月前 (06-07) 浏览: 3 评论: 0

前几天好像特别热,转眼间突然就凉了。 仿佛没有任何预兆,接连下了将近一个星期的雨。 本来打算买冰丝垫,又搁浅了,想想,需要它,可能是明年。 很多事情都是一样的。停下,慢下来,看看。平静之后,平静之下,看不起它,走开。 貌似,我对青春还是感觉不错的。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我还在担心不确定的未来。然后,不经意间,很明显是凉爽的好秋天。 好像还在计划这个暑假去哪里短途旅行,然后不管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感觉

老宅门上贴挂钱儿,→會唱謌的文藝女青年←

老宅门上贴挂钱儿,→會唱謌的文藝女青年←

8个月前 (06-07) 浏览: 4 评论: 0

临近腊月,新年的气息越来越浓,让我想起小时候在老房子里发钱的场景。那些红、粉、黄、绿的挂钱五颜六色,使得土坯场的院子格外刺眼,喜气洋洋,充满了风味。 我从奶奶那里学会了剪钱挂钱的技巧。记得当时乡下有这么一首童谣:“不要贪恋孩子,腊八之后就是年了。”到了拉巴,不仅孩子在盼着过年,大人也开始“忙年货”:叔叔忙着杀猪,妈妈忙着蒸粘糊糊的豆包,小姑&ldqu

春色妖娆,创作者:鄢世洪

春色妖娆,创作者:鄢世洪

8个月前 (06-04) 浏览: 3 评论: 0

三月是春天最大的舞台。 初春,窗帘被刺痛节气的手扯了下来。三月的舞台上,各种被雷惊醒的东西轮番上台,上演了一场波澜壮阔的大戏,带着春天的色彩,妖娆得像一条水蛇的腰。 白色的樱花是三月第一批登上舞台的春色。寒冷就像冬天到处弥漫的轻雾,让人无法离开。挥之不去的晚梅依然傲然挺立在鲜红的枝头,当身体离开时,代表着冬天的最后一班。这时,樱花醒了。晚梅递过来的彩色权杖,白如一粒雪,开始在樱桃树的暗枝上跳跃。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