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巷意蕴,作家:李声波

小巷意蕴,作家:李声波

7个月前 (06-27) 浏览: 0 评论: 0

小巷幽深,处处青藤绿荫。巷子里有人物,有诗词,有无数传说。 胡同是城市生活的独特象征,既有野性的趣味,又有城市的声音。日出日落之时,居民的生活都在追随昨天的脚步,仿佛年年如此。但是,小说信息在巷子里时不时出现,意想不到的变化时有发生。在现代化的过程中,随着高层建筑的激增,小巷逐渐失去了生存空间。所以小巷的各种文化内涵特别珍惜! 我家乡的胡同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我现在走的那条巷子,是我童年生活的一

赞美春天的话撰稿,陈炫沂

赞美春天的话撰稿,陈炫沂

7个月前 (06-26) 浏览: 1 评论: 0

春天,动物也会从沉睡中醒来。草开始发芽,大地上到处都是欣欣向荣的景象。乍一看,到处都是绿色的场景,就像一幅水彩画。 赞美春天的话: 1.每到春天,木棉红如火,芍药粉如霞,月季花白如玉。它们有满是枝条的芽,含苞待放的芽和盛开的头。一阵香花引来许多蜜蜂,嗡嗡地载歌载舞。 2.即使你怀念水中娇嫩的水仙花,也不要忘记,在山谷寂寞的角落,野百合也有春天 3.春天就像一个好奇的洋娃娃,装饰着大地,奔跑着。春天

《觉醒年代》感悟转载人|张一

《觉醒年代》感悟转载人|张一

7个月前 (06-25) 浏览: 0 评论: 0

蔡元培先生任命北京大学校长的开幕词让我既内疚又感动。愧疚的是,作为当代青年大学生,我不敢用“大学生”这个词。蔡校长说:“大学生也学习先进的知识。” 我回想起前几天一个大学生发的帖子:遇到一个老教授后聊了一秒,表示自己是中文系的大学生,然后老教授邀请他们一起编校书。那个同学还说他很愧疚,很感激。老教授以为我们还是百年前的大学生,有着远大的理想和丰富的文化底蕴。而不是每天为了考

伤疤、写手:居著培

伤疤、写手:居著培

7个月前 (06-25) 浏览: 2 评论: 0

在树林里散步。空气清新如洗,鸟儿快乐地歌唱。踩着柔软的树叶,我的眼睛触摸到了挺拔的树木。突然在后备箱上发现了圆圆的“眼睛”——。仔细看,原来有很多疤痕。这些疤痕有些是园丁修剪时留下的,有些是被昆虫吃掉后折断的树枝形成的。总之,这些疤痕在光滑的树皮中间形成凸起,似乎受伤后,树木在这里聚集了更多的养分。 人生就是这样。当你遇到伤害时,你的身体会聚集能量来

飘零的美|文章作者:木虫

飘零的美|文章作者:木虫

7个月前 (06-16) 浏览: 0 评论: 0

初霜之后,没有冬天的开始,但冬天确实到了。 天气越来越冷,一切都克制住了,太阳在下沉,天高云淡,山河变得沉郁而寒冷。 在上山的路上,你会发现越来越多的落叶。那些落叶在你脚下发出沙沙、沙沙的声音,让人感到无比的舒服和无限。如果恰好有一阵风吹过,落叶就会聚在一起,飞向天空。而这时,树上的叶子也会刷下来。在地面上,树上的叶子缠绕在一起,像雪花一样,打在你的脸上和身上,而你像在梦里、雨里、画里,带着一种说

狗尾草,本文作家:孙善文

狗尾草,本文作家:孙善文

7个月前 (06-16) 浏览: 1 评论: 0

这是一颗毛茸茸的种子,让我家乡的田野荡漾开来。它说,只需要一平方英寸的土地,在毛毛只有一场春雨会带来一个绿色的地方。 狗尾草,季节穿过它的纤维,露水在它的草尖上滚动,它鼓起勇气生长。根,扎地,不怕穷。 嫩芽已经长出的狗尾草就在这狭窄的田茎上。它一次又一次被踩在脚下,一次又一次顽强地挺直了腰。 水田成了彩画,梗如画框。狗尾草和它的朋友们站成一排,装饰着田园画框、作家的文字、画家的笔墨、摄影师的镜头和

她,文章来源:仿佛若有光

她,文章来源:仿佛若有光

7个月前 (06-16) 浏览: 0 评论: 0

每次接到他的电话,都只是一两分钟,然后电话的另一端就免提了,嘟嘟挂断了,只留下一股死气,差点把人噎死。 可能电话那头,挂了电话之后,我就安心的去做自己的事了。然而,她挂了电话后,情绪一直无法平静下来。它就像一壶开水,在炽热的水蒸气中不断翻腾,发出吓人的咝咝声。 此刻,她只求一个安静的角落,紧紧闭上眼睛,让一腔愤怒、委屈、压抑,甚至是沉重而复杂的怨恨凝结成一股巨大的气流在心里。直到心脏承受不了无限膨

中秋节的简短的小故事、白石瞳

中秋节的简短的小故事、白石瞳

7个月前 (06-15) 浏览: 0 评论: 0

夜月中秋节 正文/幸福生活海韵 朋友,你做过同样的梦吗?那些逝去的,化作永恒的梦? 我的梦想回来了。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我做了无数次同样的梦。这个梦是那么真实清晰,那么温暖甜蜜;像一股泉水在我体内流淌,像一幅画神奇地变成了永久的记忆。 我曾经在一首小诗里写过:“记得四十年前的秋天,八月的月光和今天一样明媚。我们在家乡长满野花的山坡上第一次感受到了彼此的温暖”。啊,四十年过去了

公路上的重卡投稿来源:芳邻秋叶

公路上的重卡投稿来源:芳邻秋叶

7个月前 (06-14) 浏览: 1 评论: 0

在高速公路上,总是有许许多多的汽车在跑来跑去。其中,你最喜欢什么样的车?我对普通私家车不敏感。我经常喜欢看重型卡车。 仔细看那些重卡,不仅仅是看外观,往往还会引出各种联想,回味无穷。每次出去公路旅行,都会给遇到的重卡拍照,这次也是一样。只是重卡车身长,路过的时候很难拍照,很容易失去机会。 我记得那一年,可能是2011年。当我们到达山东省的围棋公路旅行时,我们在高速公路的一个服务区看到了一个大广告,

雨落秋夜衣初凉,创作者:李亮

雨落秋夜衣初凉,创作者:李亮

7个月前 (06-13) 浏览: 0 评论: 0

下雨的时候,秋夜初凉的衣服,淡淡的覆盖着忧伤。我在街角的路灯下撑着一把伞,清晰地听到我的第一双眼睛滑下伞骨,滴着雨珠的泪珠。凝视着伞尖的雨滴,每隔一秒间歇,如等待你的笑容从心底汇聚。 凉爽的夜风,窗外的雨,潮湿的土地,让我爱上了圆圆的晶莹的雨滴。我更像这秋夜的雨,滴落在树叶上,啪嗒啪嗒落下。红樱桃,绿香蕉。等待秋夜的雨,像空旷的庭院。在初秋凉爽的衣服里,我轻轻醒来,听到温暖的雨声。她把被子一层一层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