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声从未苍老,本文作家:李晓

雨声从未苍老,本文作家:李晓

6个月前 (06-03) 浏览: 0 评论: 0

春天,天空挂着巨大的雨帘,雨和烟正在升起。最密集的雨声来自古代。 比如杜牧遇到的春雨,清明节飘过,牧童指的兴化村方向仿佛是我迷蒙的故乡。“白鹭飞在西塞山前,桃花流水,鳜鱼肥美。银行里的一个老人,戴着绿色的竹帽雨衣,穿着绿色的雨衣,冒着风雨,悠闲地钓鱼,他被美丽的春光迷住了,连雨都没有回家。”在江南水乡的山水中,张诗中的打鱼农夫,也像是我的老乡龙老,正在给怀孕的儿媳妇熬汤钓鲫

带着香味的夏天,写作者:雒梦瑶

带着香味的夏天,写作者:雒梦瑶

6个月前 (06-03) 浏览: 1 评论: 0

童年的夏日午后,安静而慵懒,微风吹过,带来阵阵蝉鸣。奶奶家的院子早就是五颜六色了。粉红色的玫瑰娇艳,香气浓郁。每一朵花看起来都生机勃勃。奶奶很爱花。她的院子里满是美丽的玫瑰。每年夏天,她总是忙于这些娇嫩的花朵。她曾经告诉我,她喜欢月季,因为它们让她想起了自己是个女孩。院子的角落里,有一棵大沙枣。淡黄色的花那么不起眼,但我觉得它有一种独特的美。后来在我的记忆里,外婆的夏天,到处都是幽幽的沙枣花&he

三角梅盛开的村庄,发文人:倪平

三角梅盛开的村庄,发文人:倪平

6个月前 (06-03) 浏览: 0 评论: 0

在小溪边,这是一个村庄的名字。她位于万宁市万城镇万亩田里的联兴村委会。因为村的名字叫溪边,这里建起了文明村,成了名副其实的溪边美丽乡村。人们把九重葛盛开的村庄当成一个景点,简单地给她一个美丽的名字——溪边。 现在小溪是一个满是九重葛花的村庄,有近千朵鲜艳的红色九重葛花盛开。在村庄前后的院子里,在每家每户的门口,一年四季都有盛开的九重葛。从万城开车五公里到北坡,右转进入500

鸭子喜欢的温度写手:武元喆

鸭子喜欢的温度写手:武元喆

6个月前 (06-03) 浏览: 0 评论: 0

时光飞逝,转眼间,我从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成长为一个积极健康的阳光少年。但是每当想起小时候做过的一件蠢事“ ”,我就忍不住笑。 记得有一年春天,我回老家看望爷爷奶奶。我的家乡有这么多动物!还有天真的小猪,活泼的小狗,可爱的小猫……,但是我最喜欢的一群毛茸茸的小鸭子。小鸭子浑身是鲜黄色的绒毛,走路像一个黄色的绒毛球,非常讨喜。 鸭妈妈领着小鸭子在小溪

没有走不通的路,只有想不开的人,来源:艾秒针

没有走不通的路,只有想不开的人,来源:艾秒针

6个月前 (06-03) 浏览: 0 评论: 0

我看到一个脑筋急转弯。有人想进房间,但门推不开。为什么? 有人说:“被锁在里面了。”另一个人说:“门锁坏了卡住了。”别人说“这个人太弱了。”…… 但是,正确答案是:这门是开着的,不是推开的。看起来有点难,其实只是换个角度而已。 俗话说:换个角度看世界,收获的东西不一样,世界呈现给你的面貌也不一样。

人在低谷时,需要被看见作家:念念

人在低谷时,需要被看见作家:念念

6个月前 (06-03) 浏览: 0 评论: 0

我的朋友萧也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五年前,她刚大学毕业,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每天一个人去。白天出去找工作,晚上回到空荡荡的出租屋,感觉很孤独,很迷茫。 有一次,她回来晚了一点,因为有些耽搁。她走在一条空巷里。她很害怕,偶然发现她家门前的灯还亮着。回家后,房东敲了敲她的门。大妈,和她妈妈差不多大,手里拿着一碗面,邀请她一起品尝。之后别忘了告诉她,女孩子出门不容易,所以晚上要照顾好自己回家,不要太晚。 萧

火钳;编辑:黄孝纪

火钳;编辑:黄孝纪

6个月前 (06-03) 浏览: 0 评论: 0

扑克是手的延伸,是火炉的伴侣。 村里的砖炉每天晚上总有一把拨火棍。闲暇时,他躺在灶台上,或者插在炉子的灰坑里,甚至扔在炉子入口处的宽板凳下,与干柴火、炭块互动。黑色细长的腿、一对大耳朵和一个铆钉螺栓构成了它的所有身体。在一只手的控制下,灵活有力。自从铁匠给了它生命,一个居士就心满意足地羡慕它,把它带回家,带进主房,立刻爱上了这个家的砖方火炉,把它当成了自己的家。从此,它默默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杀死

人这一辈子,什么最重要?;转载人:茶茶

人这一辈子,什么最重要?;转载人:茶茶

6个月前 (06-03) 浏览: 2 评论: 0

人字容易写却难懂,所以你总会经历很多无奈的事,遇到很多无奈的人。 想多了,心会累。还是往好的方面想比较好。只有当你买得起的时候,你才能站得高,让它走得远。 活着就是修行,认真体验,优雅老去,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就够了。 这一生,只有三件事:想清楚,睡得香,活得自在。 有一个年轻人,想在各方面都比别人强。他在这方面学了一点,在那方面也学了一点,但不是各方面都精通。 心疼的他向师傅请教。 大师听后,给了

爷爷的枣树,本文作者:雨凡

爷爷的枣树,本文作者:雨凡

6个月前 (06-03) 浏览: 4 评论: 0

父亲打电话通知我,老房子要装修,周围的一些果树要被砍掉。我突然想起了院子里靠窗的那棵枣树。 小时候,爷爷喜欢抱着我,坐在枣树下,给我讲他永远讲不完的故事。温暖的阳光透过枣树树叶间的缝隙,在我身上留下斑驳的影子。有时候,一阵微风吹来,浅绿淡黄的枣花悄悄地落在我身上,就像爷爷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 这棵枣树是他在山里吃了新鲜的酸枣后种在院子里的。爷爷当时还是孤儿,面临着离开故土去外地谋生还是留在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