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外地人眼中的韩城巨变,小编:刘涛

一个外地人眼中的韩城巨变,小编:刘涛

7个月前 (06-29) 浏览: 6 评论: 0

2008年7月,带着一丝憧憬,从武汉坐火车,坐公交车去了即将上班的韩城。我出生在岐山,从小就在戏曲里听过:祖籍陕西韩城县……,一直对韩城充满向往。在韩城生活了9年,见证了韩城的变迁。 2011年,我在韩城结婚生子。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在波德村租了一套房子。我记得那年周振街正在改建,原来的水泥路面改成了沥青路面。当时龙门煤化工的工作道路是加班后拓宽改建的。后来道路通车,双向

慢城两当,笔者:金步摇

慢城两当,笔者:金步摇

7个月前 (06-27) 浏览: 0 评论: 0

越接近两者,越觉得绿色凝重,季节在绿洲里欣欣向荣。宽阔的水面让人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光影的起源,心中一亮。民居越来越密集,白墙浅院,庭院里百花盛开。我们在车上忍不住感叹:“当地环境真好!” 我一进县城,车就慢了下来。同行业的小美女催促司机:“刘师傅,快点,快点,路这么宽,车这么少,别像蜗牛一样爬。”刘师傅没提速。他给了我们一个看路标的标志。&ldqu

花匠老刘,投稿来源:国王道人

花匠老刘,投稿来源:国王道人

7个月前 (06-15) 浏览: 0 评论: 0

嗯?听说老刘去世了吗?听说好几天没人发现了,但是小区里的老阳跟他喝酒后发现了。什么?前两天我只向他要了两朵花和昕薇,所以他为什么要走?你说他那么好,唉! 我长大的地方是一条口袋般的丁当胡同,小区里的邻居也很和睦。而我是个七八岁的来世,却不喜欢和同龄的小男孩到处乱跑。喜欢和一群小姑娘一起扎土堆,踢球跳橡皮筋。那是老刘出现在我的世界里的时候。 老刘,无儿无女,是个老光棍。他好像打过仗什么的。他的身上充

理性趣味的读画者|编辑:苏缨

理性趣味的读画者|编辑:苏缨

7个月前 (06-15) 浏览: 2 评论: 0

一个人的欣赏兴趣总是随着年龄而变化,并不总是令人愉悦的。 几乎所有我年轻时喜欢的音乐,今天听起来都很低俗;任何留恋都不足以让我有耐心去听任何一首曾经陪伴我青春的歌。书更糟糕。曾经让我深深敬佩的上帝的作品,一个接一个的消逝了。即使在这个时候,我也羞于承认自己迷恋这本书或那本书。程昱成《纸上谈兵游记》中的一段话赢得了我的心:“人到了一定年龄之后,在阅读上有了质的飞跃之后,欣赏兴趣自然会和以

还有多少人在守护一个村庄、发表人:李晓

还有多少人在守护一个村庄、发表人:李晓

7个月前 (06-14) 浏览: 1 评论: 0

年底的时候,身边有很多人,唠叨着要回老家。 我的家乡在哪里?我还有家乡可以回吗?但我还是要回去,至少为了我的面子。我一般都是在人前夸自己是本地人,我在这个城市,只是以客人的身份生活。如果这个时候不回去,在街上遇到他们,就会露出尾巴,露出本来面目。 我妈还说你要回去。看看那些在外打工,坐船飞,还想回去在祖坟前烧香烧纸的人。我爸捂着胸口咳嗽了一声,说,我年纪大了,走不动了,我代表你妈和我,你在祖坟上烧

故乡的秋千,创作者:家乡的蟋蟀草

故乡的秋千,创作者:家乡的蟋蟀草

7个月前 (06-13) 浏览: 0 评论: 0

每年春天天气晴朗的时候,我的家乡都有荡秋千的习俗,所以有一句话叫三月三日(阳历清明前后)荡秋千。 小时候基本没有玩具,但是家里有秋千,一看就是老物件。秋千的座位已经磨得很光滑很久了。春天,父母会找两棵小树,把秋千绑在室外的树上,然后我们就在秋千上荡秋千,很舒服。但为了安全起见,父母一般都比较矮,不能荡得太高。 秋千自古以来就是年轻女性喜爱的游戏。闺房女孩平日哪里都玩不到。冷食清的时候三五成群的荡秋

山楂树下的父亲;

山楂树下的父亲;

7个月前 (06-11) 浏览: 0 评论: 0

就在父亲弯腰捡起我们随手摘下的山楂的时候,我突然看到父亲的白发,清晰地映在叶隙的阴影里。直,短,深深的刺着我,让我有点心疼。 其实白发已经生成了,只是日常生活中很少看到父亲在斜坡上干活,都很辛苦。乍一看,这样看着父亲,每一个动作都不像年轻时那么敏捷,自然衰老的迹象清晰地反映在父亲身上,就像刚刚被发现一样让人吃惊。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打动过我的心。 树枝和树叶把山一边的一缕阳光摇成了闪闪发光的碎片,落

秋思|

秋思|

7个月前 (06-10) 浏览: 3 评论: 0

在这个凉爽的秋天,我想去乡下,到处看看成熟的庄稼,闻闻汗水和收获,赤脚在泥土上驰骋,用脚亲吻土地,它就会还礼。 秋风吹来,却吹不到可爱的庄稼头,只是重重地点点头,或许是在回应什么。空气中总有袅袅炊烟,但正面是敞开的,孩子们清脆、甜美、清脆的笑声在耳边响起。也有银行家在这个世界上工作。这结实饱满的庄稼充满了欢乐,过去就好了。不要说春天的艰辛,秋天会有好收成。看,好的浇水总是有回报的。 站在山脊上,眺

回不去的故乡、

回不去的故乡、

7个月前 (06-10) 浏览: 0 评论: 0

家乡,这个最熟悉的词,正在我眼前消失。我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回去一次,但是回去的时候就觉得很沉重。找不到回去的理由,找不到回去的渴望和快乐。 每次回去都从邻居那里得知,要么老人死于癌症,要么年轻人死于癌症。只有四十多岁一起长大的人走了。在一个村子里,几乎每个家庭都有死于癌症的人。这个家里去世的人,大部分都是癌症走了,有的还在壮年。这几天家里三个奶奶去世了,回家吊唁。他们得知村里又有一人死于癌症,还

初夏:

初夏:

7个月前 (06-10) 浏览: 1 评论: 0

夏天一来到这个世界,整个森林的花草就打开了它们美丽的屏幕,用它们美丽的图像迎接信使。 有一个蓓蕾,安静的在森林的角落里,它还在等待,等待着初夏的一场湿漉漉的雨。 风悄悄地来到它的身边: “去吧,去吧,我可以把你的香味带到我经过的地方。当你失去了过去的骄傲,我会在夜晚,在你寂寞的时候,悄悄把爱你的人的呼唤送到你的耳边。” 那只鸟收起了它急促的翅膀。 “走吧,走吧,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